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暗月秘史(BL网游) 作者:奈落黄泉

字体:[ ]

  “那个……”我怯生生地用手拉了拉凌芰云的衣角,用一种害羞的,近乎柔弱的语调对他们说着,“主人。。。周围有。。有好多人在看呢。。。我想,是不是应该走了呢。。。我们已经把甬道的路。。。堵了好久了。。。”
  
  
                  黑龙玄戒
  嘎?莫明回头四看的凌芰云看到了一干众人怒目而视的眼神,本已是狭小的通道涌口被他们三人占置,流动着的人群便这样堵塞住了。
  他倒不是没有疑惑过刚才美人口中那句“主人”的定义,不过现在被这么多的人虎视眈眈地盯着,倒也不好再些什么了。
  算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啊。
  凌芰云哀叹着,主动让出了地位,并且还为每个人都免费赋赠了一个温文有礼的歉意微笑。
  现在是快溜为妙,别的什么的,还是先到主会场后再说吧。至于这个——凌芰云朝我望来,我便冲他甜甜地一笑。。。呜,不行,凌芰云你要给我挺住,不能形象啊,口水回去!拼命地控制住了自己,凌芰云心下一阵茫然。。。呃,还是带上他吧,要不然一个没有零夹证明也没有陪同的人在这里是很危险的。反正一会就要去中心区了,说不还会碰到他的主人。。。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想到这里,心就突然间一阵莫明的刺痛,该不会是因为刚才的惊鸿一瞥吧。
  唔,想这些干什么,看来自己真是无聊了啊。
  拍拍老妹的肩膀,凌芰云带头走向了前方的中心区域——精品拍卖区。
  ……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
  在德斯格特华丽的地下地宫之中,一个有着一头火红色乱发的少年正不顾形象地从巨大的龙椅上蹦了起来,惊讶地一把在自己身旁的身穿玄青色长衫垂手而立的青年人拉到自己眼前,指着下面那个报告此事的人难以置信地问道:“他,他说的都是真的!?”
  “是的,陛下,据臣所知,今次的拍卖会的确启动了一枚黑龙玄戒。”青衣人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同时在无形已然脱离的红发少年的魔爪,再度回到了他的原位。
  “那……”少年艰难地咽了咽口水,满怀希翼地道,“那也不能确定是他啊。。。说不定,啊,说不定是冥翔,或是。。。”
  说到这里,他已经脸色铁青地说不下去了。
  “哦?或是什么?”青衣人看到他这般模样好笑地笑笑,“难道您认为的他。。。会是。。。帝释殿下吗?”
  “啊啊啊啊 ,你当我没说好了!!!”红发少年失声尖叫道,“如果是帝释的话,我宁愿是他!”
  呵呵,青衣人轻笑了起来:“拥有黑龙玄戒把握着普勒斯金所有经济命脉的四人,除了殿下您外,冥翔阴龙未到,帝释神鸟未现,那么剩下的,就是这位偷偷跑到咱们这来玩的嗜血殿下了。。。”
  话语刚落,他轻击双手,本来金碧辉煌的殿顶瞬间出现了千幅立体的拍卖场监视图象,其中那放大的一幅,赫然便是我与凌家那两个兄妹在一起的图象。
  “啊啊啊啊啊啊!!真的是他啊啊!!”红发少年突然惨叫出声道,“他、他、他、他、他竟然敢骗我!今年明明说不会来了啊!箐曜,怎么办啊!”
  “是啊,殿下,看来今年的拍卖会也注定要热闹起来了呢。”箐曜也颇似头痛地回话道。
  “我管他这次的拍卖去死!”少年急急忙忙地从龙椅上跳了下来,再次抓住了箐曜的衣领,“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我啊!他的礼物,我今年可没有准备他的礼物!”
  “啊?不会吧,殿下!?你居然没有准备礼物!?他会吃了你的!”
  他恶狠狠地一字一句道:“所以说,箐曜!现在!马上!给我去!找啊!!”
  箐曜立刻直起身子,露出一张儒雅而温文的面孔来,他了解地叹息道:“今年的物品有几个很不错呢,不过可惜了。。。”
  说完,一边摇头,一边发派人手执行命令去了。
  而那少年看见自己所担心的事情由箐曜来解决后,一声欢呼,扑上刚才正玩的游戏机上了……
  谁也没有注意到,此时在监视频目的我,正对他们露出了一个淡淡阴险地坏笑……
  
                  无情之境
  “咦,你在看什么啊?”
  收回视线,我看到凌铃那双墨蓝色的大眼睛不停地朝我忽闪忽闪着。
  我微微红着面孔细声道:“没。。。没有在看什么。。。只是觉得这里。。。好漂亮哦。。。”
  “这里?”顺着我的目光,凌铃抬头四望。
  的确,德勒格特的主场精品拍卖场,装饰着前所未有的晶莹宝石,在幽暗的灯光之下,散发着一种淡淡的青芒,让人有一种在雾中浮游的飘渺之感,就仿佛是置身于仙境之中一样。
  所以许多人都说来德勒格特是一种令人心情愉悦的享受,不仅可以买到自己期待已久的东西,还可以看看这些随便拿出去一个都可以卖到天价的水晶宝石,毕竟,这种玄秘宝石可是连专门进行宝石交易天堂的伽狄沙都难以搞到的东西啊。
  不过要是依他的兴趣,这里八会是变成满天镶满黄金整个给人爆发户形象的金灿灿的感觉了吧。
  淡淡地笑了笑,我环顾着四周,无聊地等待着主场拍卖会的开始。
  凌芰云就坐在我的身边,却也只是呆呆地坐着,有些皱着眉头地看着凌铃,或是说,看着我。
  呵呵呵,我笑,这个人,还真有点意思呢。
  本来不想在有月华的家里呆着,所以我才无趣的跑了出来,正好想到火羽那家伙的拍卖会正和好就是现在,抱着随便看看顺便捣捣乱的心理来到这里,没想到碰上了这个感觉还满有意思的家伙,呵呵呵,凌家的人,而且最起码是个本家的子孙,难道这就是天意嘛。
  凌芰云很难理解自己为什么会想就这样一直看着他,自己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但是他绝对不会是德勒格特的商品,想想也好笑,刚才就让他在在大厅耍着自己玩,可是在叫自己主人的那一刻,自己的心却也还是猛得跳动了一下。。。怎么会呢?
  苦笑了摇了摇头,凌芰云轻拭起我耳际的一缕发丝,定定地看着我那张绝美的容颜:“你现在,应该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了吧?”
  我诧异地看着他那双水紫色的眸子,还有他身上那道淡淡的紫色气劲:“呵呵,没想到啊,我低估你了。。。”
  “能骗过凌铃,但是你不会觉得就样的谎言放在我身上也同样管用吧,那时的杀气。。。是你发出来的。。。还有想从我身后突袭的杀机。。。我说的没错吧?”
  我毫不意外地扬扬眉,却也是有些讶意地开心地笑了起来:“呵呵呵。。。没想到,凌家的人。。。也不苯嘛,嘻嘻嘻。。。只是不知道,你是凌家的哪一位呢?”
  “我叫凌芰云,其他的,我想不用再向你介绍了吧。” 凌芰云抚上我的脸颊,柔声说道。
  “凌芰云!?”我一楞,猛得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凌芰云,原来你就是凌芰云!那个凌家的下一任家主!?呵呵,天啊,天啊,我还真是捡到宝了啊,呵呵呵呵。。。没想到我也有运气这一说啊!”
  “所以——” 凌芰云修长的手指在我颈间慢慢收缩着,眼睛也危险地眯了起来,“现在该告诉我了吧。。。你到底是谁?是谁派来的?”
  我气定神闲地瞟了他一眼,无奈地撇撇嘴:“你还真是无聊啊,谁那么有精神没天来追杀你,不就是曾经在这里吃过暗亏,至于嘛。。。呜,好痛。。。喘不过气来了,你,你来真的啊!?”
  嘴里叫着痛,可我仍旧一点表示也没有,右手轻抚上他的颈脉,我吃吃地笑道:“你说,如果咱们两个同时发力,死的会是谁呢?”
  默然地看着我白皙纤细的指尖突然暴长出一根根坚硬而锋锐的指甲,凌芰云眼神中一片空冥,一种全不似他的低哑无情之音在我耳边响起:“。。。应该。。。不会是我。。。”
  再次愣神,我疯狂地尖声笑了起来,毫不理会他人惊疑的目光和凌铃的惊呼声:“没想到,我真是没有想到啊!无情之境。。。呵呵。。那老头真的教给你了?天,呵呵。。。无情虚境,竟然是凌家学到了!呵呵呵。。。笑死人了,本来应该是冷家所学的意境,你竟然。。。呵呵,呵呵呵呵。。。”
  我不顾形象地笑着,收回了锋利的指甲,整个人都笑得瘫在了他的身上。
  “为什么?” 凌芰云脱离了无情之境,双眼迷惑地望着怀里微微颤抖着的人儿,“你。。。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到底是谁?”
  懒懒地趴在他怀里,我依旧轻笑着:“名字嘛。。。我可以告诉你啦,反正只是个代号而已,呵呵,叫我血月咯,记住了吗?我的名字,你可一定不能忘了哦。”
  我一脸坏坏的笑容,在他耳边吹气似的说着。
  “血月。。。”默默地念着这个熟悉的名字,凌芰云的眉头再一次地皱了起来,好像很耳熟似的,但是却怎么也记不起来,可是自己明明是听说过的啊。
  “哈哈,凌芰云!你这个家伙!原来是躲到这来了!”
  就在凌芰云正想好好地翻翻脑中的记忆,来查询一下自己究竟是否知道时,一声幸灾乐祸的欢呼声由远及近,下一秒钟,一个身穿一身雪白色的礼服的俊俏男子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风、锦、骥!”
  看清来人,凌芰云的瞳孔开始收缩,在他怀里的我也逐渐感觉到了他手间不自觉加重的力道。
  “哈哈,不错,就是我啦!”风锦骥一脸小人得志的奸猾表情,“我带了个熟人来哦,呵呵呵呵,凌铃呢,我特地带他来找她的呢。”
  “你还敢来这里跟我说。” 凌芰云感觉自己现在恨不得马上扑上去掐住他的脖子狠狠地摇,“你这个重色亲友的家伙,我有哪点对不起你过,不就上次抢了个不错的奴隶吗?你至于这样害我吗?天杀的家伙!你给我等着,竟敢叫凌铃怂恿我带她来这,你的陷阱倒挖得真是好啊,现在害我一次不够,你又想怎么样!?”
  “呵呵,没想怎么样啊。”
  风锦骥恬着一张脸得意地笑着,“我只不是邀请无情大哥跟我一起来了而已,嘿嘿,他马上就要过来了哦,到时候看到凌铃,你这个做哥哥的,可就。。。”啧啧了几声,风锦骥很是摇头晃脑地嘿声道。
  “你!——”
  凌芰云气地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能瞪着眼睛气愤地看着他,满脸的交友不慎的表情。
  “呵呵呵呵。。。。”我在凌芰云怀里轻轻地笑出了声,双臂揽住他的颈部,我眼眸微闪,缓缓地抬起了头来,很是有些无奈地对那个笑声聒噪的人腻声说道:“锦骥。。。一段时间不见,你卑鄙得似乎更加无赖了哦,呵呵呵。。。”
  
                  嗜血妖姬
  风锦骥从小便已经知道,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神的存在的。
  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他似乎也记不太清楚了,只有依稀的知道那双灰褐的眼睛在自己面前缓缓地闭上时,自己的世界,也就这样的随之而变了。
  所以,他不会祈祷。
  他只不过,是把自己,交给了命运。
  而命运,带他敲响了噩梦的大门。
  噩梦中,总是那一串疯癫的笑声,永无止尽的在自己身边徘徊着。。。
  呵呵呵呵。。。锦骥。。。
  不停,不停。。。无休无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看耽美网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