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小妻宝[重生] 作者:拆字不闻

字体:[ ]

  卫良阴用剑尖抵着豫王,努努唇:“马上到。”

  语毕,原本被这一变故惊得还未反应过来的反叛私军正要提刀朝他砍去,便被整齐冲进来的将士门包了圆。

  厮杀只在一瞬间,反叛私军在大晋的最强铁骑面前根本溃不成军,不过三两回合便被纷纷制服在了原地。

  豫王面皮抽搐,蓦然瞪向谢临:“你是故意的!”

  谢临看着他不说话。

  不过须臾,情势反转,豫王早已知晓自己败得彻头彻尾。

  他歇斯底里地看着谢临,不甘心地挣扎:“就算你赢了我又如何?私自调动卫家军回京,你又何尝不是野心昭昭!哈!”

  “胡说八道什么呢。”卫良阴“啧”了一声,有些可怜对方竟是连真正想要对付他的人都没搞明白,“我们卫家人只忠于陛下,也只听陛下拆迁,豫王殿下,您该睁开眼,醒醒了。”

  仿佛如雷劈一般,豫王狰狞的面孔凝固在一瞬:“你说……什么?”

  “是朕。”蓦地,一道虚弱却颇为沉稳的声音响起,龙榻之上,本应陷入昏迷的帝王缓缓睁开双眼,用干涸的嗓音冷然发问,“豫王,你可知错?”

  豫王输的一败涂地。

  他的心思不仅仿佛早已被所有人看穿,所有人为他编织了一章网,只冷眼等着他跳入其中。

  几乎是没有给豫王什么辩白的时间,卫西洲在处理完宫中其它地方躲藏着的反叛军后,姗姗来迟:“陛下,微臣来迟。”

  “无妨。”晋元帝躺在龙榻上,看着金黄色的帐顶,微微垂闭双目,“都跪下。”

  众人惊愣。

  “李太傅过来,宣读诏书罢。”片刻后,晋元帝复又睁开眼,缓声说。

  李太傅一僵,不解地看向晋元帝:“可陛下,这张诏书,不是您为了引出豫王而交给微臣的假诏书吗?”

  谁知晋元帝闻言似乎是短促的笑了一声,继而爆发出一阵咳嗽,还是宝贵妃上前将他扶起,拍打着晋元帝的背,晋元帝才缓过来,慢慢道:“若是朕一睡不醒,那它便是假的,因为他根本不是遗诏,而是朕传下的继位诏书,只朕还活着,它才是真……”

  众人大惊,可在此之余,却又惶恐起来。

  “陛下……”

  晋元帝冷声道:“李太傅,念!”

  李太傅叹息一声,缓缓将明黄色的绸布揭开,迅速扫过一眼后,眼底满是恍然之色,终是缓缓将圣旨上的字一字一句,逐一明晰地念出。

  白果做了一个甜蜜却又凄苦的噩梦,恍惚中转醒,眼泪却早已不知为何打湿了枕头。

  他呆愣地坐起,梦里那些真实却又不同于现实的场景一一在脑海中翻遍过眼,直到窗外的阳光刺入眼帘,才惊觉起,今夕何夕——

  “殿下!”白果脸上突然浮现起一阵惊慌与无措,他茫然四顾,扯掉身上的薄被,光着脚便欲跑下床榻,却被听到响动的嬷嬷拦住,侍从也忙走上前去替白果穿袜,“王妃,地上凉,您且仔细了脚。”

  白果勉强坐回到榻上,手指无意识地勾扯着薄被问:“殿下昨夜可曾回来?宫里,宫里有没有乱起来?豫王他是不是……”

  “罪人谢渠已经认罪伏诛,关进宗人府了,王爷也没事。”老嬷嬷脸上划过几分欲言又止,“只是……”

  “只是什么?”白果忙问,“他是不是受伤了,是不是豫王伤到他了?否则他为何不来见我?他说过他会平安回来的……”

  “没有,不是,王妃别急,王爷没回来是因为——”

  老嬷嬷急急出口,却猛地被打断。

  “你们都出去。”

  男人淡淡的声音在屋内响起,白果的目光寻声看去,谢临逆着一身光向他款步走来。

  “你……”白果张张嘴,不知为何总想哭出来,他明明只是做了一场梦,却仿佛又多经历了一世般,再看向谢临,心底尽是委屈与痛楚,“你怎么才回来啊?”

  他忍住哭。

  “有些晚了,可我只是在准备些事情。”谢临望着他,突然单膝跪在床前,与白果几乎平齐。

  白果微微红着眼睛,问:“你准备的什么呀?”

  “准备一个欠了你很久很久的,天下最盛大的迎亲礼。”

  “……什么?”

  “天下为聘,白果,你可愿做我的皇后?”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

  赶在19年的末班车

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爽文 甜宠文

看耽美 | https://www.kandanmei.com/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看耽美网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